司机们对各家餐馆的潲水量都了如指掌

2020-06-08 16:07

曹永全告诉羊城晚报记者,平均每100吨餐厨垃圾可以产出3吨生物柴油、10余吨蛋白饲料,但迄今为止,蛋白饲料尚无国家标准,“销售名不正、言不顺。”据悉,目前国内对餐厨垃圾是否适合制造蛋白饲料尚有争议,国标出台非短期内可望。卖不上价的蛋白饲料,每年只能给洁神盈利100多万元,约抵扣餐厨垃圾收运处置成本的10%左右。

青海民族大学两侧,开着十几家餐馆,下午2时许,收运车驶至慢车道上停了下来,启动车上的广播音乐,不少拉着餐厨垃圾专用桶的餐馆服务员已经等在路边,等车停稳后,便逐一把自家的专用桶推近大车的传送位,将桶身熟练地往上一跷,一侧的凹槽便稳稳卡住大车凸出的固定卡位;再把桶盖打开,里面满满的都是五颜六色的潲水;轻轻一掰旁边的传送杆,“嘎嘎嘎……”装满潲水的大桶便通过链条直送车身潲水大罐的顶端投口;“哗——”所有潲水一瞬间倒进罐里,一点也不会飞溅,只能在空气里闻到少许气味;空桶降回原地,各自被“领回家”再蓄潲水。整个流程只需要1分钟左右。

沿路餐馆均自觉交运

目前,洁神总投资1亿元的设备转型计划已经完成可行性研究,即将开始专家评审,预计2014年春季,洁神将启动设备的全面转型升级。

这便是被称为“政府立法监管、企业市场化运营,实现餐厨垃圾收运处置一体化、规模化、无害化处理”的餐厨垃圾处理“西宁模式”。

b 模式

洁神西宁项目公司总经理曹永全认为,目前国内多个城市都有餐厨垃圾处理厂,唯独西宁能达到接近100%的餐厨垃圾收运和无害化处理率,被称为“西宁模式”,主要源于几个因素。

西宁市政府通过公开招标,2008年选定青海洁神环境能源产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洁神”)获得收运处置全市餐厨垃圾的特许经营权。

液体部分则在除去杂质后,通过酸催化、碱催化、蒸馏,变成0号生物柴油。斟出一杯油,潲水油那种黑沉沉、脏兮兮的样子早已踪迹全无,液体透明清亮、略泛明黄,凑近一闻竟然有点鱼肝油的清香。据了解,目前全公司的20多辆垃圾收运车,就混用了近10%的这种生物柴油,它的燃烧排放物就是水,基本零污染。

固体渣滓筛除杂质后,被投入“蛋白饲料生成器”,经过120℃高温处理,3小时后变成饲料。羊城晚报记者捧起一抔咖啡色的饲料粉,只见里面基本看不到一点杂质,凑近鼻子闻闻,竟然隐约有点牛羊肉味,还泛着油脂的光泽。“西宁人吃牛羊肉多,所以饲料里的蛋白质含量很高!”负责技术的狄部长介绍。

企业负责收运,而处理垃圾的重量往往和政府补贴挂钩,会不会发生虚报的情况?曹永全介绍,每辆收运车在卸货时都要预先过磅,地磅的数值实时传送至城管局,总量无法造假;而通过兑水来“增加业绩”的方法也不划算,“稀释的餐厨垃圾产生污水,污水也要进行无害化,处理成本是普通污水的两倍以上,不划算!”

整治力度持续,2013年累计查处非法收运垃圾车辆8辆,随意倾倒和不按规定处理餐厨垃圾的餐饮单位19家,取缔“泔水猪”养殖户1家、炼制“地沟油”窝点2个,收缴“地沟油”1.5吨。

从2008年6月1日投产迄今,洁神总共收到政府补偿款4750万元(含2012年预支款),长期亏本经营。而政府至今还没有确定出系统可行的补偿机制,让洁神心里犯怵。

政府的落实到位的支持,让“马万海们”的工作越来越顺利。

马万海有发言权。他每天的工作,就是开着5吨储量的改装“大东风”,沿着青海省西宁市最主要的东西干道之一——八一路、挨家收取餐厨垃圾,每天巡回两到三趟、60多公里,沿街100多个大酒店、小饭馆,全是马万海的“客户”。

羊城晚报记者 蒋铮 实习生 尹珏文

c 问题

2008年刚开厂的时候,工作并不好做。“收不上来!主要是餐馆少了笔收入。比如说汇丰楼(注:西宁一著名餐厅),按照1桶100斤潲水计算,一天能出10桶,卖给养猪的,一年下来能挣好几万元钱;小餐馆的潲水一天半桶、1桶,卖不了钱也能换不少肥皂、洗衣粉。拿给我们公司处理,没有一分钱补贴,所以餐厅一开始都不乐意。我得下车一家家去吆喝!一天跑两趟下来,5吨潲水还收不齐。”

“安全!拍胸脯给你打包票,在西宁吃饭,绝对不怕地沟油!”马万海呼噜噜地把漂着油花儿的菜汤倒进碗里,蘸着饼子嚼得正香,“西宁餐厨垃圾的潲水全部统一回收、集中处理,在西宁吃饭,没地沟油!”

二是收运处置一体化。目前国内很多城市由环卫局收运餐厨垃圾,再交给企业处理,很难保证餐厨垃圾的质量。收运处置一体化后,我们的收运师傅都带着一个钩子,抽查各家餐馆垃圾的质量,如果杂质太多,第一时间就会要求对方改正。”曹永全介绍。

一是有法可依。

严处

a 变化

2007年10月,西宁市政府制定出台《西宁市餐厨垃圾管理办法》;2009年11月,又颁布实施了《西宁市餐厨垃圾管理条例》。根据条例,对擅自处理餐厨垃圾者严厉处罚:私自处理餐厨垃圾的,处1万至3万元罚款;私交餐厨垃圾的餐馆,处200至1000元罚款。近期,后者的罚款又提高至1000至3000元。

除了转型升级,补偿机制尚未完善,也让洁神颇感压力。

“作为社会公益企业,我们希望享受行业待遇——保本微利:经过补贴实现7%-8%的利润,但政府至今还没有得出最终的审计数据,补偿也没有长效机制,往往是我们喊救命,政府就拨点款,没了长效机制,这颗企业参与社会公益事业的‘定心丸’。”曹永全感叹。

严打

为此,洁神正谋划产品转型——固体部分不再生成蛋白饲料,而是生成沼气。“目前处理固体餐厨垃圾每年需要燃烧200多万元的天然气,生成沼气后,首先就可以替代天然气,节约下这200多万元的硬成本。”

西宁市政府成立了主管市长挂帅的餐厨垃圾整治小组,城管、卫生、药监、环卫、农牧、工商、公安等多局联动组成联合执法组,从市到区、县都组成巡逻队,严厉打击私运潲水,仅用了短短3个月,统一收运的餐厨垃圾就从一天几十吨稳步提升至100多吨。“以前一天收不上5吨,现在一天10吨都常常打不住!”马万海说,司机们对各家餐馆的潲水量都了如指掌,如果哪家餐馆的产出骤降,司机可以随时向城管报料。

一坐上马万海的餐厨垃圾收运车,羊城晚报记者便注意到车头挂着的一只小白熊毛绒玩具——系着小熊的红头绳都已经旧了,小熊却雪白雪白。“前几天才给它洗了澡,从2008年我第一天开这车,它就陪着我呐!”马万海是个西北彪形大汉,对小熊的体惜,反映出他对这份工作的忠诚。

市长挂帅餐厨垃圾整治小组,从市到区、县都组成巡逻队,严厉打击私运潲水

“餐厨垃圾全被公司收了、潲水油也没了,‘地沟油’的源头自然就被截住了!现在偶尔有人想使坏倒卖潲水,马上就会被老百姓举报,第二天城管就去执法。”马万海信心很足。

“这工作有点‘味道’,但更有‘味儿’!”马万海一边打着方向盘,一边语带双关:每天和垃圾打交道,刺鼻的味道多少免不了;但老百姓视他们为食品安全、环境卫生的守护者,又让他很自豪。

西宁模式是否就完美无缺?羊城晚报记者了解到,探索中的西宁模式也有新问题,一是产品出路让人纠结,二是补偿机制有待完善。

近日,羊城晚报记者跟车发现,沿路的餐馆已经养成自觉的交运习惯。

陪着马万海坐在一间只能摆下6张饭桌的“麻雀”餐馆里,出于惯性思维,羊城晚报记者表示怀疑:“不怕地沟油吗,在这种小餐馆天天吃?孩子长期这么吃,安全?”

私自处理餐厨垃圾的,处1万至3万元罚款;私交餐厨垃圾的餐馆,处1000至3000元罚款

城管局还抽调专人组建联合执法组,对餐厨垃圾产出单位实行全天候监控和检查,严厉打击非法买卖、收运餐厨垃圾,非法加工提炼动物饲料和“地沟油”等违法行为。

企业收运处置一体化

按照生物柴油每吨售价4000元,蛋白饲料抵扣10%成本计算,每吨餐厨垃圾收运处置的成本是近260元,产出品只能抵扣不足6成的成本;再加上投资建厂的贷款利息,洁神的经济压力不轻。

西宁八一路上,餐馆老板一家三口出动倒运餐厨垃圾 蒋铮 摄

补偿机制仍有待完善

在洁神的生产车间里,餐厨垃圾天天都在“神奇大变身”。

据统计,目前整个西宁市城区加上周边三县的餐厨垃圾【注:除居民家庭外】集中收运、无害化率都已经达到90%,4000多家餐馆的餐厨垃圾日产日清。餐厨垃圾每天实际处理量达到130吨至150吨。2012年累计集中处理36150吨餐厨垃圾。

傍晚6时,青海省西宁市民马万海带着老婆孩子又下了馆子。荤素仨菜、一人一碗饭,100元内打住。马万海告诉羊城晚报记者,西宁人都爱下馆子,“尤其是那些小餐馆,每天客满,大家都图方便!”

一是政府和企业分工明确。政府为餐厨垃圾立法,监管到位;技术层面则通过政府公开招标,由经营更专业的企业以市场化效率运作,采用bot模式,由洁神投入1亿元建厂并管理运营,政府通过补贴购买服务,厂房30年后归还政府。

二是行动到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