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而增强区域治理的制度支撑

2020-11-07 05:31

改革开放以来,珠三角和长三角的形象带动作用有目共睹,甚至香港也通过积极营销“大珠三角”的区域形象,有力地支撑了其“亚洲国际都会”的城市品牌价值。

其次,树立建成中国北方优质生活圈的新愿景,是京津冀打造世界级城市群使命的内在要求。目前,京津冀的生态治理、空气污染治理已成为区域协同发展进程的重头戏。京津冀功能与产业定位的讨论也日趋深化,三地之间就产业协同已经或正在达成多方面的共识和协议。加之“四大功能区”及“两核三轴一带三重点”的京津冀空间总体规划也已基本成型,以往扭曲、错乱的区域功能和产业布局有望逐步得以改进。然而必须看到,当今世界级城市群无不是先进制造业、高科技产业和生产性服务业的高地,更是人才的乐土和宜居的中心。优质、宜居的生活环境,是京津冀在国际竞争中成为人才洼地的基本条件之一。因此,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标,不仅要合力打造高技术经济、服务经济和知识经济的基地,更要迎难而上,把京津冀建设成为中华民族的北方优质生活圈。

京津冀作为我国三大增长极之一备受世人青睐,一个正面、美好的京津冀形象符合大众的期待。然而,京津冀一体化进程坎坎坷坷,加之环境蜕化、空气污染,区域形象可以说蒙上了一层阴影。未来京津冀协同治理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加强区域品牌形象的塑造。通过专业化的形象设计、塑造、沟通和维护,打造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的形象引擎,有力拉升区域发展的信心和预期,为京津冀区域的协同发展与腾飞提供强大助力。

加强京津冀区域治理的制度厚度建设,就是要围绕经济、社会、文化、生态和民生等广泛领域,不断生成各种正式和非正式的治理制度与运行机制,进而增强区域治理的制度支撑。同时,创新和完善京津冀区域治理组织体系,充分赋予并发挥治理组织体系的决策、协调和执行功能,确保各级、各类治理组织的互动性和整体效能,最终形成信息透明、平等对话、议而有决、决而必行的京津冀区域治理新模式。

2014年初以来,京津冀一体化再度引发密集讨论,见仁见智。官方也释出交通、生态和产业“三个先行”的策略。然而从现实挑战出发并且立足长远的战略视角来看,京津冀的一体化或协同发展,尚需突破若干关键命题,包括区域使命重构、区域市场体系创新、区域治理制度建设以及区域形象塑造等。

首先,立足国际竞争,确立打造世界级城市群和经济圈的区域使命,应是京津冀功能与目标定位的基本出发点。以往京津冀区域的城镇经济联系松散,京津二市的中心城市辐射带动能力也不强,甚至对周边地区的资源产生“虹吸效应”。京津周边24 个县组成的环京津贫困带,就是区域城市化不协调、城市体系不合理的一个佐证。珠三角带动了大珠三角的整合乃至泛珠三角地区的发展,长三角也已成为长江经济带的龙头。同样,京津冀一体化的目标也不仅限于实现三地的协同发展与经济增长,而是要更好地引领中国北方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,进而承担起支撑中国参与国际竞争的战略使命。

区域协同发展要求区域使命、目标、资源和能力要与迅速变化的竞争环境之间保持必要的战略适应。确定使命和发展愿景应是区域协同发展规划的基础。京津冀尚未形成分工协调、功能互补的定位,三地在竞合博弈中“负和”效应常常大于“正和”效应是不争的事实。究其深层原因,主要在于区域使命的缺失和共同发展愿景的模糊。

以往京津冀一体化的讨论和实践,过多聚焦于政策的顶层设计,而对市场机制和市场平台的建设却未给予足够的重视。未来京津冀要大力推进区域市场体系建设,特别是区域市场机制和市场平台的建设。一方面创新区域要素市场平台,构建区域性共同市场。如京津冀产权交易、金融服务、银行结算、人力资源、技术与知识产权交易、资产交易等区域性市场平台,真正实现区域生产要素的畅流无阻。另一方面,培育和鼓励区域性行业协会、中介组织等的发展,通过政府、社会和企业的合力,推进区域市场的信息沟通平台和市场协调平台建设。